<sup id="2uo0q"></sup>
<rt id="2uo0q"><small id="2uo0q"></small></rt>
<rt id="2uo0q"><optgroup id="2uo0q"></optgroup></rt>
<acronym id="2uo0q"><small id="2uo0q"></small></acronym>
<rt id="2uo0q"></rt>
<acronym id="2uo0q"></acronym>
<acronym id="2uo0q"><center id="2uo0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2uo0q"><center id="2uo0q"></center></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 > 法治要聞

共享員工,如何讓勞企雙方在法律框架內并肩“戰疫”

來源:新華網  日期:2020-02-17 10:51:23  點擊: 
分享:

  疫情之下,一邊是“用人荒”,一邊是“閑得慌”,不少企業試水“互借員工”模式

  共享員工,如何讓勞企雙方在法律框架內并肩“戰疫”

  閱讀提示

  一場疫情,讓許多餐飲企業暫停營業,而商超、外賣行業人手緊張。自2月3日,盒馬鮮生聯合云海肴、西貝等餐飲品牌達成“共享員工”的合作后,陸續有酒店、影院、百貨、汽車租賃企業等加入。專家認為,特殊時期,這種靈活用工方式能實現多贏,而其中的用工風險也值得關注。

  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很多行業的陣腳。很多餐飲企業遭遇寒冬,門庭冷落客流稀少;新零售企業的線上訂單卻呈爆發式增長,人手出現短缺。在市場的推動下,零售企業與傳統行業聯合打造出“共享員工”模式。

  作為靈活用工的新模式,工資怎么發、社保怎么繳、發生工傷了怎么辦,“共享員工”模式的諸多潛在用工風險引發關注。

  有法律人士認為,特殊時期,建議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嘗試靈活用工新模式,盤活人力資源;只有多方共同承擔責任、共同分攤損失、共同想辦法才能共克時艱,企業和員工才能更好地“活”下去。

  零售業“借用”餐企員工

  2月10日,盒馬鮮生的銷售人員李宇“兼職”做起了配送員。“最近訂單太多了,忙不過來,我們干銷售的都要出來跑單了。”他說,在訂單需求量快速增加的情況下,所在門店希望接納包括餐飲行業在內的尚未復工的員工,以小時工的方式結算工資。

  此前,盒馬鮮生已經發布公告表示,云海肴部分員工將經面試、培訓、體檢并確認勞務合同后,分別入駐盒馬各地門店,參與打包、分揀、上架、餐飲等工作。

  餐飲行業與零售行業跨界合作之外,很多行業也在試水“共享用工”,在全民抗疫期間努力促進企業復工。據不完全統計,已有包括阿里、京東、蘇寧、聯想等在內的企業發起了與傳統企業共享員工的計劃。

  中國勞動關系學院法學院勞動法教研室主任宋艷慧接受《工人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作為員工,如果擁有多項技能,能對接不同企業的用工需求;不同企業又存在淡旺季的差別,有用工時間差,在經濟發展、科技進步的條件下,“作為一種靈活用工方式,共享員工的出現是市場自然選擇的結果”。

  業內人士認為,“共享員工”模式不僅能解決一些尚未復工企業的員工待崗問題,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其他企業人員不足的問題。

  盒馬全國經營管理總經理胡秋根表示,疫情期間訂單大漲,有了餐飲企業員工的支援,盒馬員工也能得到休整。

  胡秋根認為,與餐飲企業的合作是臨時的過渡措施,并不能被定義為一種新的雇傭關系,“我們現在沒有想這么多員工的去留問題,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在如何保護好員工,服務好顧客上,與合作方一起共抗疫情。”

  共贏之下也要防范風險

  北京煒衡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姚均昌律師在接受《工人日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共享員工”模式可以緩解餐飲行業用工成本的壓力,解決零售企業用工荒難題,同時也能幫助暫時失去崗位的員工重新找到飯碗、獲得收入,是“三贏”的做法。

  同時,“共享員工”模式可能存在的用工風險也引發了關注。

  在姚均昌看來,這種風險包括勞動關系的認定風險、工傷賠償的風險、社會保險繳納的問題、違紀員工處理的問題以及疫情結束后員工流失的風險等。

  其中,認定勞動關系影響著用人單位與勞動者的權利與義務。

  “如果餐飲企業與零售企業就員工借用或租用簽訂了《借調協議》等用人協議,那么,餐飲企業與勞動者之間仍是勞動關系,勞動者與零售企業之間是勞務關系。”姚均昌指出。

  據了解,盒馬鮮生要求“共享員工”年齡在18歲以上,持有健康證且在14天內沒有發熱等癥狀,并與餐飲企業員工簽訂勞務合同。胡秋根介紹稱,一些情況復雜、要求更高的崗位暫時不會安排臨時員工上崗,盒馬負責與合作企業結算工資,再由合作企業給員工發放工資。

  業內人士認為,在勞務關系下,“共享員工”模式屬于跨行業借調用工的模式,即社保仍由原單位繳納、工資由借用單位承擔并由原單位負責發放。在休息休假方面也應當遵守法律的強制性規定,在保障勞動者的休息權利的同時,應支付加班費。

  “在疫情之下,‘共享員工’模式增加了法律主體,肯定會增加法律風險,但還是利大于弊的。”宋艷慧指出,如果借出方、借入方與“共享員工”都很規范,不會成為很特殊的問題。

  目前,勞動合同法已經就“非全日制用工”“勞務派遣”等靈活用工形式作出相應法律規定;同時社會保險法、工傷保險條例也對靈活用工的社保繳納、工傷認定、工傷賠償等作出了規定。

  共同承擔才能共克時艱

  “我們老師都是算課時費的,沒上課就只有底薪,工資降了很多。”在北京一家早教培訓機構工作的李萌對記者說。在她看來,雖然培訓機構普遍遭遇“寒冬”,但在現有形勢下,“工資夠活著就行”。

  李萌樂觀地說:“公司以線上視頻的形式組織了多次培訓,趁此間隙苦練內功,希望上班后業務能力直線飛躍。我們的線上直播課也有望很快上線。”

  “企業越做越好,才能更好地保護勞動者的飯碗及權益,才能多方共贏。”宋艷慧指出,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只有多方共同承擔責任、共同分攤損失、共同想辦法才能共克時艱。

  法律界人士認為,在特殊時期,建議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謹慎大膽地嘗試靈活用工的新模式,合理調動人力資源,讓企業和員工都可以更好地“活”下去。

  姚均昌則建議,就靈活用工模式而言,借入企業應該嚴格按照國家及當地政府要求,為員工提供相應的勞動保護裝備如口罩等,還應與借出企業就員工的借調期限、工資標準和支付時間、人身傷害賠償責任承擔等方面作出具體約定。

  “同時,借出企業要簽訂完善的借調協議、及時足額為員工繳納社保并支付工資,保障員工的合法權益;員工應更注重安全防護,借調期間應當要求簽訂三方協議或勞務協議,保留好工作記錄和證據。”姚均昌說。

  宋艷慧還指出,工傷保險由用人單位單獨繳納,發生工傷事故后有給付義務,因此會盡力避免工傷事故的發生。“因此在工傷保險方面,建議借出企業與借入企業進行協商,強化雙方責任。”(記者 趙琛)

相關新聞

  • 北京市界檢查站民警:一線全員上崗 全天候“戰疫” 北京市界檢查站民警:一線全員上崗 全天候“戰疫”

      昨天上午10點,通州公安分局西集檢查站里,排隊進京的車流比前幾天多了不少。戴著口罩的執勤民警正依次檢查過往車輛,不同的是,室內的查驗崗里增加了一位醫生,隨時應對可能出現的發熱人員。  對檢查站的民警

  • 改頭換面 量子速讀課仍在忽悠 改頭換面 量子速讀課仍在忽悠

      教育部發文叫停以“量子波動速讀”“全腦培訓”等為名的違規培訓  改頭換面 量子速讀課仍在忽悠  量子波動速讀曾一度“走紅”網絡,相關培訓機構宣稱,只要掌握了量子波動速讀方法,就能在10分鐘內閱讀一本

  • 2019打虎簡報:打虎不停,但不僅僅是打虎 2019打虎簡報:打虎不停,但不僅僅是打虎

      2019年全年,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公布了秦光榮、李謙、彭宇行等20名中管干部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審查調查消息,以及繆瑞林、孟宏偉、努爾&middot;白克力等23人的黨紀政務處分結果。  今年“打虎

  • 鄉長起訴家長 輟學逼出“官告民” 鄉長起訴家長 輟學逼出“官告民”

      輟學逼出“官告民”  2019年12月20日,云南省丘北縣人民法院在官寨鄉中心學校開庭審理一起“官告民”案件。受訪者供圖  閱讀提要  為了把輟學的學生找回來,當地鄉政府會派工作組去外

  • 2019這些法治熱詞,了解一下! 2019這些法治熱詞,了解一下!

    翻閱2019,在法治中國建設的鏗鏘步履中這些法治熱詞帶我們感受中國法治溫度熱詞一掃黑除惡2019年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攻堅年中央掃黑除惡督導實現全國全覆蓋三輪督導全國共打掉涉黑組織2104個、涉惡集團7274個查處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