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2uo0q"></sup>
<rt id="2uo0q"><small id="2uo0q"></small></rt>
<rt id="2uo0q"><optgroup id="2uo0q"></optgroup></rt>
<acronym id="2uo0q"><small id="2uo0q"></small></acronym>
<rt id="2uo0q"></rt>
<acronym id="2uo0q"></acronym>
<acronym id="2uo0q"><center id="2uo0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2uo0q"><center id="2uo0q"></center></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 > 法治要聞

農民工患職業病后能否獲“雙賠”?

來源:新華網  日期:2020-02-17 10:51:13  點擊: 
分享:

  在獲得工傷賠償后,能否向存在過錯的企業索要民事賠償一直存在爭議

  農民工患職業病后能否獲“雙賠”?

  閱讀提示

  近年來,廣東、山西、浙江等地已有不少支持工傷賠償和民事賠償“雙賠”的案例。由此看來,獲得“雙賠”有兩個條件:一是工傷患者是職業病人或遭遇安全生產事故;二是企業存在過錯。

  職業病患者在獲得職業病診斷后可以認定為工傷,依法獲得工傷賠償。但職業病患者能否在獲得工傷賠償之后,向用人單位索要民事賠償呢?

  《工人日報》記者近日采訪了解到,湖南省常德市農民工劉明(化名)在工作中遭遇硫化氫中毒患職業病獲工傷賠償后,向企業索要民事賠償一審獲得了法院支持。

  工作中中毒被鑒定為職業病

  2011年4月,劉明到總部位于長沙的一家金屬公司上班,月薪3000多元。約定工作地點在常德,從事廢水處理、酸洗操作等工作,期間接觸高溫、噪聲、酸堿及硫化氫。

  2014年11月,由于金屬公司的設備承包單位技術交底不到位、現場管理不到位,發生一般生產安全責任事故,致使劉明在車間工作時不幸遭遇急性中毒事故,后經醫院診斷為硫化氫中毒、急性呼吸衰竭、中毒性神經損傷等。

  2015年1月,劉明受到的事故傷害被常德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認定為工傷。2016年1月,又被常德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鑒定為傷殘等級六級。2018年3月,常德市勞動衛生職業病防治所作出劉明為職業性急性中度硫化氫中毒的診斷結論。

  在獲得職業病診斷以及工傷認定、傷殘等級鑒定之后,劉明獲得了近5萬元的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等工傷保險待遇。但他認為,自己喪失了勞動能力,這些賠償不足以彌補他受到的傷害。因此,在2019年2月,他向長沙市岳麓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金屬公司支付他殘疾賠償金、護理費、住院伙食補助費、被撫養人生活費、營養費、職業病鑒定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30余萬元。

  一審獲得32萬余元民事賠償

  在庭審中,金屬公司辯稱,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規定,依法應當參加工傷保險統籌的用人單位的勞動者,因工傷事故遭受人身損害,勞動者或者其近親屬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用人單位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的,告知其按《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處理。因此,劉明不宜在獲得工傷保險待遇后再向其索要民事賠償。

  不過,劉明的代理人、湖南湘旭律師事務所律師嚴廣表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病防治法》第五十八條規定,職業病病人除依法享有工傷社會保險外,依照有關民事法律,尚有獲得賠償的權利的,有權向用人單位提出賠償要求。另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生產法》 第五十三條的規定,因生產安全事故受到損害的從業人員,除依法享有工傷保險外,依照有關民事法律尚有獲得賠償的權利的,有權向本單位提出賠償要求。

  “從法律適用角度來看,《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病防治法》是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屬于法律,其位階高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上位法優于下位法,因此,應適用位階高的法律,職業病患者因工傷可以同時主張工傷保險待遇和民事賠償。”嚴廣律師說。

  去年底,長沙市岳麓區人民法院審理認為,本案的請求權與工傷保險賠償請求權不屬于同一事由,故劉明有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病防治法》等民事法律的規定向金屬公司提出民事賠償。但工傷保險待遇已經支付的與人身損害賠償性質相同的賠償項目,應當予以核減。于是,該院判決金屬公司賠償劉明各項費用共計32萬余元。金屬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目前,該案仍在審理中。

  可倒逼企業落實職業病防治主體責任

  北京市常鴻律師事務所陳劍峰律師對記者表示,職業病患者在獲得工傷賠償之后能否再獲民事賠償一直存在爭議,不過近幾年來,廣東、山西、浙江等地已有不少支持“雙賠”的案例。但獲得“雙賠”有兩個條件:一是工傷患者是職業病人或遭遇安全生產事故;二是企業存在過錯。

  “勞動者患上職業病后,很可能會失去勞動能力,支持‘雙賠’的話,一方面可以使得職業病患者獲得更多的賠償,更好地保障其未來的生活。另一方面,也可以倒逼企業落實職業病防治主體責任,為勞動者提供符合防治職業病防護要求的設施和個人使用的職業病防護用品,改善工作條件。”陳劍峰律師說。

  隨著“雙賠”案例的增多,記者了解到,專門針對職業病的保障保險——職業健康服務責任保險也已經由相關保險公司推出。作為工傷保險的補充險,該保險旨在提高對患有職業病勞動者的保障力度。

  據悉,對被鑒定為職業病的勞動者在獲得工傷保險賠付后,如果對企業提出民事賠償請求,經法院判定企業應向患有職業病的員工進行民事賠償的,而企業參加了職業健康服務責任保險,那么保險公司在合同賠償限額內承擔由企業負責的民事賠償責任。

相關新聞

  • 北京市界檢查站民警:一線全員上崗 全天候“戰疫” 北京市界檢查站民警:一線全員上崗 全天候“戰疫”

      昨天上午10點,通州公安分局西集檢查站里,排隊進京的車流比前幾天多了不少。戴著口罩的執勤民警正依次檢查過往車輛,不同的是,室內的查驗崗里增加了一位醫生,隨時應對可能出現的發熱人員。  對檢查站的民警

  • 改頭換面 量子速讀課仍在忽悠 改頭換面 量子速讀課仍在忽悠

      教育部發文叫停以“量子波動速讀”“全腦培訓”等為名的違規培訓  改頭換面 量子速讀課仍在忽悠  量子波動速讀曾一度“走紅”網絡,相關培訓機構宣稱,只要掌握了量子波動速讀方法,就能在10分鐘內閱讀一本

  • 2019打虎簡報:打虎不停,但不僅僅是打虎 2019打虎簡報:打虎不停,但不僅僅是打虎

      2019年全年,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公布了秦光榮、李謙、彭宇行等20名中管干部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審查調查消息,以及繆瑞林、孟宏偉、努爾&middot;白克力等23人的黨紀政務處分結果。  今年“打虎

  • 鄉長起訴家長 輟學逼出“官告民” 鄉長起訴家長 輟學逼出“官告民”

      輟學逼出“官告民”  2019年12月20日,云南省丘北縣人民法院在官寨鄉中心學校開庭審理一起“官告民”案件。受訪者供圖  閱讀提要  為了把輟學的學生找回來,當地鄉政府會派工作組去外

  • 2019這些法治熱詞,了解一下! 2019這些法治熱詞,了解一下!

    翻閱2019,在法治中國建設的鏗鏘步履中這些法治熱詞帶我們感受中國法治溫度熱詞一掃黑除惡2019年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攻堅年中央掃黑除惡督導實現全國全覆蓋三輪督導全國共打掉涉黑組織2104個、涉惡集團7274個查處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