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 id="2uo0q"></sup>
<rt id="2uo0q"><small id="2uo0q"></small></rt>
<rt id="2uo0q"><optgroup id="2uo0q"></optgroup></rt>
<acronym id="2uo0q"><small id="2uo0q"></small></acronym>
<rt id="2uo0q"></rt>
<acronym id="2uo0q"></acronym>
<acronym id="2uo0q"><center id="2uo0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2uo0q"><center id="2uo0q"></center></acronym>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 > 文化

彝族創世史詩擬申報非遺保護

來源:  日期:2019-10-22 23:19:16  點擊: 
分享:
原標題:彝族創世史詩擬申報非遺保護

納張元

近日,云南省作協副主席、彝族作家納張元在來京出席第六屆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會議時透露,自己最近正在申報彝族創世史詩《梅舊咪就》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保護。

早在1985年上大學的時候,納張元就曾對漁泡江(金沙江支流)邊上源遠流長的彝族創世史詩《梅舊咪就》進行過收集整理工作。這史詩講述的是彝族支系的天地萬物是如何產生的,常常在彝族祭祀天地的大典上,由畢摩(神職人員)誦讀吟唱,那時還有3600多行唱詞。后來畢摩傳承人越來越少,好多年輕人都不從事這個古老的職業了。再加上古代的一些動植物物種名稱在現代社會消失、找不見了,現代漢語也不知道該怎樣翻譯,于是好多唱詞失傳,到2008年,納張元再次整理統計的時候,發現只剩下1320多行。

“《梅舊咪就》具有一種口傳歷史的價值和作用,如果這個東西失傳了,那么一個民族的集體記憶也就遺忘了,所以我要做的就是搶救挖掘現有的《梅舊咪就》史詩。現在我們縣里立項,再到州上申報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納張元說道。

納張元坦言,在他的老家千里彝山,很多寨子都只剩下老人和留守兒童,很多民風民俗和傳統節日都已不復存在:不栽秧了,所以“開秧門”“嘗新米”等節日都好多年未見到;幾百年來長盛不衰的春節彝族打歌,也在逐漸消逝,那些外出打工回來過年的年輕人也很少到打歌場。“過去打歌場是彝族青年男女交友、找對象的重要場所,現在足不出戶,每人抱一個手機,發短信、聊微信,就能完成打歌場上的所有事情,比去打歌場方便多了,所以春節的打歌場很冷清。”

為此,他希望通過自己的筆,傳承好云南少數民族的歷史文化遺產。(記者 張恩杰)

相關新聞

  • 老字號如何困中求變? 老字號如何困中求變?

    原標題:老字號如何困中求變? “王小和”卡通形象 曾幾何時,在消費者心中,“老字號”三個字就是一塊響當當的金字招牌。然而,在消費“菜單”愈發豐富的今天,面對越來越多的新選項,消費者對老字號似乎不

  • 從動畫到動漫:再補一口氣 從動畫到動漫:再補一口氣

    原標題:從動畫到動漫:再補一口氣 動畫電影《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劇照 《哪吒之魔童降世》劇照 影視動畫的繁榮未帶動動漫產業的全面發展 動漫產業以漫畫和動畫等形式呈現創意,發展動漫產業能帶動漫畫(書

  • 路遙:深情書寫普通勞動者 路遙:深情書寫普通勞動者

    原標題:路遙:深情書寫普通勞動者 路遙 新華社發 【最美奮斗者】 地處黃河西岸的陜西省延安市延川縣文脈充盈、人才輩出。陜北民間有“人出兩川”之說,其中一川就是指延川。在當代,從這里又走出了著名作

  • 兩位諾獎得主的光影之旅 兩位諾獎得主的光影之旅

    原標題:兩位諾獎得主的光影之旅 《左撇子女人》 《糜骨之壤》 近日,瑞典文學院同時揭曉了2018年和2019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其中一位是早已蜚聲世界的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另一位則是波蘭女作家奧爾

  • 心歸何處?是敦煌 心歸何處?是敦煌

    原標題:心歸何處?是敦煌 敦煌莫高窟第259窟,禪定佛(北魏)。 2004年8月,樊錦詩在莫高窟第272窟考察現場。本文圖片均選自《我心歸處是敦煌——樊錦詩自述》 【讀書者說】 這本書寫完之后,一直沒有合